手机访问
https://m.quledu.net
  转眼八月。

  自从沈红缨和江成勇离婚后,江聆明显能感觉到,生活一天一天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。

  好似万物复苏,一切都有了希望。

  中间江成勇曾经来找过沈红缨几次,甚至扬言要动刀子,后来都被保安架了出去,几次以后便也消停下来。

  在发现沈红缨不吃这一套以后,他又把主意打到了江聆身上。

  江聆见了江成勇一次。

  那时候的江成勇已然憔悴落魄得不成样子,甚至让她怀疑那是不是同一个人。

  不知为何,在那一刻,江聆心里的那些不甘,忽然便消失了。

  无论江成勇在她面前怎么诉苦,她最终也只是平静地给他倒了杯茶,再无任何反应。

  八月初,她听说了江成勇因诈.骗而入狱。

  所有人都在为沈红缨感到庆幸,江聆默默松了一口气,忽然有点唏嘘。

  就好像曾经经历的那些阴影,都变成了记忆里虚幻的梦。

  好在最终尘埃落定。

  -

  血液科。

  普通病房。

  江聆刚一踏进门,病床上戴着呼吸机的女孩儿便注意到了她,冲她眯着眼笑了起来,还尝试着抬起手打招呼。

  是上一次她送过糖的那个小姑娘,后来机缘巧合之下再一次偶遇,莫名便熟络了起来。

  七月中旬的时候小姑娘移植成功,顺利出仓,却在几天后肺部出现感染,情况危急,院里没有救命药,需要从外地送到院里。

  江聆参与了那次爱心传递,自告奋勇从机场把药送到了院里。

  好在治疗及时,在特护病房待了一段时间后,小姑娘病情好转,回到了普通病房。

  小姑娘现在还不能说话,江聆在一旁坐着,也无声地陪着她。

  一旁的家长许是许久找不到人说话,一见到她便打开了话匣子:“我都没想到小萌能挺得过来,医生都说可能过不去了,结果现在都快能下呼吸机了,哎,多亏了你们这些好心人,才能出现这样的奇迹……”

  江聆两眼弯弯,不时点一下头,心里也为她开心。

  她相信奇迹,也相信事在人为,更相信万事都有转机。

  无论是她,还是——

  他。

  坐了一会儿,江聆跟小姑娘挥手告别,脚步轻松地向着另一边的高级病房走去。

  正当她轻手轻脚推开病房的门时,突然发现病房里多了两个容貌陌生的中年人。

  那是一对夫妇,江聆偷眼打量了一会儿,才隐约有了印象。

  似乎前段时间的财经新闻里出现过这两张脸,宁城的首富夫妇。

  那就是谢寻星的父母了。

  那对夫妇并没有注意到江聆,正当江聆准备关了门先在外面等上一会儿时,忽听女人开口,声线十分冷漠。

  “既然再找不到配型成功的人,那就只能这样了,谢寻星,你要知道,我们能帮你到现在,已经是仁至义尽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江聆关门的手一顿,犹豫片刻,给门留了一个缝隙。

  心里的疑虑在此时不断增长。

  他们不是谢寻星的父母吗?

  为什么,却好像陌生人一样。

  病房里沉默良久,她听见谢寻星同样冷淡的声线。

  “嗯,不劳您费心,既然如此,烦请放我自生自灭——”

  “谢寻星,你对我们就是这个态度?”

  中年男人怒声打断话音,阴沉道,“如果不是我们,你根本不可能住在这样的病房,也不可能在八院治疗。”

  “啊,我知道。”

  谢寻星轻松地应了一声,不咸不淡地回敬:“这难道不是您维持大慈善家人设的常用戏码?从我被你们领养回去到现在,你们所做的哪一件事,不是为了给外界看?”

  “……”

  男人微哽:“你……”

  “如果你能给我另一个选择,我又怎么可能愿意被你收养?”

  从这个角度,她能隐约看见病床上少年清瘦的侧影。

  “间接害死我的父亲,然后看在我还有利用价值的份上,假惺惺收养我。”他周身似乎透着点嘲讽,抱着臂挑了下眉,“如果不是我命大,如果不是放眼整个宁城再也找不到第二个天才,你猜,这么多年过去,我会死多少回?”

  “……”

  争吵过后,夫妻二人很快走出病房,江聆躲在门后,他
-->>(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本章换源阅读
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