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访问
https://m.quledu.net
  褚清望着砚台之下光洁干净的地方,面色逐渐凝重,心也往下沉。

  纸条不见了。

  褚清嘴角紧抿成一条直线,沉默地移开手,轻轻将砚台放下归于原位。

  褚清回头,往窗外看了一眼,容音铃音流莺试用桃花面,笑声说话声皆传入他耳中。

  殿外艳阳高照,最是温暖不过,褚清处于殿内阴凉处却如坠冰窖,浑身不适。

  阳光穿过轩榥照入殿内,褚清起身,倚在窗边,望向窗外。他目光掠过庭院内叽叽喳喳的三人,遥遥望向远方。

  自从入宫,他便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人眼皮子底下,暗处有人在盯着他。

  楚渟岳之人有之,南梁安插之人亦有之。

  褚清收回目光,回眸望了眼书案。他书案的位置,若不是站在窗前,根本看不见他做了什么,藏了什么。

  藏在远处监视的暗卫本就看不到,又何谈发现他往砚台下藏东西了,进而来取走它。

  褚清按了按眉心,脑袋疼。

  他兴致冲冲地钓鱼,放了诱饵静待鱼儿跃出水面,不想诱饵被吃了,鱼儿的影子都未看到。

  褚清叹了口气,思量应对之策。

  若纸条是南梁之人取走,虽没抓到鱼儿,但他是安全的,后续再想将他们钓起来,也更加容易。

  怕就怕……是楚渟岳的人发现后取走,纸条上写的虽是半真半假,但他身处后宫探听前朝之事,还将消息往外传,他要脱罪还需得费一番精力。

  不管如何,是何种情况,他也要做好最坏的打算。他脱罪不得,楚渟岳要处死他。

  褚清叹了口气,静下心来思量。办法总比困难多,会有办法的。

  .

  “皇上,这是奴才方才从一个小宫娥身上搜出,奴才查了,她是南梁暗探。”

  暗卫呈上一张小纸条,上面布满密密麻麻的蚊蝇小字,正是褚清不见的那张。

  楚渟岳细细看过,将纸条放在手侧,面不改色,“是谁与她交接?”

  “奴才不知,尚在查探。”

  楚渟岳不置一词,“继续查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“之前吩咐,侍君贴身伺候的宫娥查的怎么样了?”楚渟岳询问。

  “容音落水后,因侍君恩典一直卧床养病,流莺与之亲近,时时盯着她,没发现任何异样。”

  “铃音……奴才等人一直盯着,也不曾发现不妥。但流莺说,感觉她很奇怪,铃音身上的气息她很熟悉,她说是……同类的气息。”

  “为何?”

  “……流莺说,那是女人的直觉,男人不会明白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暗卫说罢,宽阔的殿内陷入寂静,楚渟岳目光落在那张半真半假的纸条上,“传令下去,都盯紧点,莫要出现闪失。”

  暗卫应下,犹豫道,“皇上,侍君那……”

  已经发现证据可证明侍君是细作,那便留不得了。

  “继续盯着。”

  楚渟岳吩咐,将纸条又拿了起来,褚清所写半真半假,倒也谨慎。他嘴巴厉害,诡辩之理颇多,黑的也能说成白的,现在发难……多半得不到他想要的结果。

  只有等他露出更多马脚。

  “选人顶替那个宫娥,后续如何做你应该知道。”

  “是,奴才明白。”

  楚渟岳摆摆手,让暗卫下去,他笔直的腰背似被压弯了般,卸力靠在椅背之上。

  关于褚清的身份的两个猜测,楚渟岳一直力求让自己理性,最后的判断皆交由证据来说话。

  现在,褚清是南梁细作的那一边,被加上了砝码。他越可能是细作,是阿清的可能就越低。

  褚元宴前去南梁,现在都未传回消息,也不知情况如何。

  他的阿清……楚渟岳阖上眼,周身气息孤寂愁苦。

  不约而同的,褚清今晚没再作妖,楚渟岳也未借着宠幸的名头折腾褚清。

  周粥候在殿外,等了许久,也没见着褚清前来的身影。

  侍君他不来了?

  褚清当然不来,用过膳早早的洗漱歇下了。现在情况未定,不知到底会是何结果,他上赶着去勤政殿,恰好撞枪口上,他哭都没地哭。

  多活一天是一天,褚清也是很惜命的。

  褚清躺在床上,翻来覆去睡不着,好不容易有了点睡意,也会因一点细微的声音而被惊醒。

  殿内烛火跳
-->>(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本章换源阅读
X